-報看是什麼。

就是不好看速度的連音短句。

這樣既不算撒謊,又隻有兩個字,她可真是個聰明的小機靈鬼。

“小孩子你懂什麼,我們家公子俊美的容貌舉世無雙,就連新帝都稱讚!”

侍衛上前欲要理論,甄富貴摺扇擋住了侍衛的腳步。

“小孩子的言語不當真,本公子的俊美隻有成年人才懂得。”

甩了甩額前的兩撇龍鬚,甄富貴繼續問著北辰熠進入幸福來來村的下一個條件。

“不誠實小女孩兒旁邊的小公子,入村的第二個條件是什麼。”

不誠實的小女孩?

北辰善兒左看看右看看,黃金叔叔再說她麼?

“入村的第二個條件很簡單,交入村費按人頭算,身份越尊貴的人越貴。”

“來人,一百萬兩送上。”

“是,公子。”

兩名侍衛抬著一個木箱子走上前,箱子裡麵裝的不是金條,而是一顆一顆價值連城的珠子,一共一百顆,其中最上麵的珠子最大。

“此乃滿月珠,每一顆珠子價值一百萬兩,最上麵的是珠皇更是價值連城。”

侍衛介紹著一箱子滿月珠的價格,尤其是珠皇的價格。

“……”

城牆上。

北辰熠在聽到一百萬兩的時候,原以為是這群人一共的費用,不曾想到甄富貴是以單價為單位。

縱然是對金錢冇有任何貪唸的北辰熠在這一刻也震驚了。

豪氣萬千!

除此之外,還能說什麼。

“第三個條件是什麼?”

甄富貴再問。

“第三個條件……稍等片刻。”

北辰熠不再提條件,幾個孩子對視了一眼後,轉身離開了城牆回到村裡搖人。

“熠兒,你現實了。”

白墨仙還以為北辰熠會繼續提出苛刻條件,讓隻會用金錢砸人的甄富貴付出代價。

“墨哥言重了,比起現實不現實的話題,孃親更喜歡親自接待甄土豪。”

“……”

幸福來來村北門外。

甄富貴等人暫且休息,不多時,就聽到一聲聲腳步聲響起,又突然間停了下來。

隨著吱嘎一聲,幸福來來村的大門緩緩開啟,一群人出現在麵前。

“預備備,起!”

“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歡迎甄公子蒞臨幸福來來村。”

以鳳無心為首,幸福來來村的十幾個人手捧著鮮花喊著口號,迎接甄富貴的到來。

“你就是夜王妃鳳無心麼?”

“正是正是,甄公子辛苦了,不遠千山萬水來幸福來來村,長途跋涉一定很累了吧。”

臉上堆滿了笑容。

鳳無心一揮手,手拿鮮花的南境羽兒龍嫣然等人分彆站列兩旁人,讓開了進村的路。

從大門打開的那一刻,某女人的眼神就冇從甄富貴的身上移開過,恨不得眼珠子都長在他身上。

有錢。

真有錢。

真他媽有錢。

土豪中的極品,極品中的戰鬥機!

瞧瞧那一身金光燦燦的衣服,瞧瞧那掛滿了一身的點綴寶石,除了那一張有些報看的臉,可以說甄富貴哪哪都完美的無可挑剔。

“這些人是?”

甄富貴看著鳳無心身後的一群人,都是極品美女天姿國色。

“我們幸福來來村的婦女們,知道甄公子來了,特意放下手裡繁重的體力活來迎接你。”

繁重的體力活指的是打麻將。

她們正在羽兒家裡打麻將聊八卦,白墨仙帶著北辰熠北辰安北辰善兒和賀愛然闖了進來,說著幸福來來村外來了個土豪。

在簡單的說明瞭情況後,鳳無心率領一眾幸福來來村的美婦人衝了出來,夾道歡迎甄富貴進村。

“都辛苦了,為了歡迎本公子的到來使得各位不得不放棄勞作,本公子甚是感動。”

甄富貴揮手,侍衛上前,從錢袋子裡拿出一個又一個價值不菲的珠寶首飾,當做dashang分發在每個人手中。

當侍衛走到南境羽兒麵前的時候,神色一愣。

“公,公,公主殿下?”

“你是?”

見侍衛手裡拿著鑲嵌著寶石的金鍊子愣在原地,南境羽兒很是自然的從侍衛手裡拿過金鍊子寶石手鍊,並問著他是何人。

“卑職是甄家的侍衛,多年前曾見過公主殿下。”

回過神來侍衛單膝跪地行禮。

“快快起身,我現在並非是南境國公主殿下,而是幸福來來村的一員。”

“原來是公主殿下,本公子一時間未能認出寒酸衣著的公主殿下,還望淒苦的公主殿下恕罪。”

“……”

看著同樣單膝跪地認錯行禮的甄富貴,他嘴裡說出的那些話怎麼聽都不讓人舒服。

南境羽兒微微蹙著秀眉,要不是早就知道甄家獨子是個腦子有泡的人,她高低整兩句臟話罵回去。

在鳳無心的帶領下,甄家的車隊緩緩駛入幸福來來村。

站在馬車旁邊,龍嫣然敲了敲純金打造的馬車,驚呼一聲臥槽。

“純金的,這得多少錢啊。”

自小生活在山中的龍嫣然每天最大的希望就是吃飽肚子。

等離開了龍家前往夜王府,這纔打開了她原有的格局。

但今天……當看到甄家黃金馬車的時候,她又覺得自己的世界觀狹隘了。

甄富貴一行人被安排在了村東頭。

因為不知道要住多久,便又付了一箱子滿月珠作為房費。

“甄公子你安心住著,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這段日子便勞煩夜王妃了。”

“不勞煩不勞煩,甄公子有啥疑惑或是想不開什麼問題就找李道長解惑。”

鳳無心緩緩吐出一口氣平複著自己激動的心情,兩個侍衛才能抬起來的一箱子滿月珠,某女人一隻手扛起來並離開了東城。

“笑得好賊。”

等在外麵的南境羽兒看著鳳無心臉上的笑容,打趣的說到。

“羽兒,你認識他?”

“見過麵,但不算熟悉。”

循著記憶,南境羽兒說著自己還在南境國時候與甄家族長甄南天見麵時候的場景,他兒子甄富貴就在身後站著。

“甄家是南境國第一富豪之家,很有錢,幾乎壟斷了南境國的商業脈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