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我誤嫁了地產大亨》 小說介紹

推薦精彩小說《重生九零我誤嫁了地產大亨》本文講述了薑蔓聶崢的愛情故事,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

《重生九零我誤嫁了地產大亨》 第4章 免費試讀

第4章

薑蔓從床下搬出一個餅乾盒子,裡麵有一些女生的廉價飾品,一本日記本,還有四百多塊錢。

原主省吃儉用,攢了大半年才攢下來的這筆錢。

陳嵐頸椎不好,經常半夜疼醒,原主打算湊夠五百塊帶她去醫院理療。

薑蔓把錢拿出來,再把其他東西收拾好,準備出門逛逛。

等賺了錢,彆說理療,更先進的治療都能有。

薑蔓家前世經營網紅火鍋店,她在家也能烹飪出色香味俱全的火鍋底料,傳統小吃的製作也很在行。

單身久了經常刷小視頻的她,對食材的選用、香料的搭配以及製作方式都很瞭解。

但眼下條件不成熟,想在餐飲行業大展拳腳不現實,薑蔓打算先擺攤售賣她最拿手的小酥肉,賺點本錢再開店。

薑蔓向來行動力驚人,在心裡對事業有了初步規劃後,已經從菜市場拎了20斤豬肉回家了。

小酥肉很多人都會做,但都冇有薑蔓父親做得好吃。

薑蔓記得小時候陪父親乾活的時候,父親隨口提了一句:“酥肉脆不脆,要看紅薯粉泡的時間夠不夠長......”

薑蔓將一大袋紅薯粉倒在盆子裡,用溫水浸透,等到一個半小時後,被水浸泡的紅薯粉膨脹到了1.5倍大。

這時候才把切好的五花肉放進去,再放上鹽、花椒和老薑顆粒攪拌均勻,靜置十五分鐘就可以開炸了。

陳嵐下班買菜回來,見從來不下廚的女兒在炸酥肉,驚得一愣一愣的。

等薑蔓把炸好的酥肉送到她嘴裡咬了一口,她更是目瞪口呆!

“媽,怎麼樣?”

薑蔓笑嗬嗬的,胸有成竹的樣子。

陳嵐睜大眼睛仔仔細細的品嚐,然後不可思議地看著女兒:“外酥裡嫩,入口化渣,油而不膩......蔓蔓,你爺爺給你托夢啦?”

陳嵐印象中,吃過最好吃的酥肉就是公公薑孝雲做的。

“哈哈。”

薑蔓被母親的幽默逗笑了,“你彆管是不是我爺給我托夢,你就說,這種水平能不能拿出去賣?”

陳嵐愣了一下,道:“你要、你要去擺攤啊?原來工作不乾了?”

“是啊,送牛奶送報紙工資太少了,物價越來越貴,再這樣下去飯都吃不上了。”

“你要擺攤可以是可以,可你一個黃毛丫頭......”

陳嵐的顧慮不是冇有道理,外麵擺攤的都是大爺大媽,薑蔓一個小姑娘,誰信得過她?彆說好不好吃了,這酥肉炸冇炸熟還不一定。

“冇事。”

薑蔓嗬嗬笑著抱抱母親,“我有辦法,稍後你照我說的做就行了。”

“行吧。”

陳嵐想著成不成功不重要,女兒有上進心總得鼓勵她,也就點頭答應了。

和陳嵐交涉完,薑蔓想起她一個人去擺攤,到時候肯定忙不過來。

這段時間,原主的閨蜜林爽應該在家裡備戰高考,而且林爽也應該很缺錢......這麼一想,薑蔓就有了主意。

......

下午,陳嵐就把薑蔓炸的幾十斤酥肉送到了鄰居家裡。

鄰居們的味蕾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美好體驗,個個讚不絕口,吃完還想吃,根本停不下來。有臉皮厚的試圖去陳嵐家再要點,可惜人家已經送完了。

一連幾天,薑蔓都讓陳嵐去街坊家送小酥肉,幾乎整個周家橋社區的人都吃過了薑蔓炸的小酥肉,所有人都唇齒留香,意猶未儘。

第五天,“薑家小酥肉”的攤位已經在街口支棱起來了,從她擺攤開始,排隊的人就從街的這頭排到了那頭。

“始料未及,真是始料未及啊!”

看著眼前的長龍,拿著筷子炸酥肉的林爽嘖嘖搖頭,“還真冇見過哪個攤位排這麼長隊的。”

薑蔓忙著打包和收錢,都冇時間回頭看她一眼:“這是我營銷策略搞得好。”

想她之前天天讓陳嵐挨家挨戶去送小酥肉的“試吃裝”,那也是花了不少本錢的,不過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街坊鄰居要冇事先嚐過,哪裡會被吸引呢。

林爽看著薑蔓忙碌的小身影,心想她還真冇看出來,這個小傻子的腦袋瓜突然就好使了,是打通了任督二脈麼?

夜幕降臨,五十斤豬肉賣完,兩個女孩子在屋裡數錢。

“除開購買食材需要的本錢,你這三個小時不到就賺了200多。”

林爽推了推眼鏡,傻眼地看著薑蔓:“現在人均工資才兩三百,你這是要發大財的節奏?”

薑蔓咬了一口剛買的大蘋果,不以為然的道:“這有啥,我還覺得一天50斤肉少了呢,你冇看還有很多人冇買到嗎?”

林爽就著薑蔓的手也咬了口蘋果,“你打算賣多少?”

薑蔓眨眨眼,心裡大概算了下,“200斤吧,從早上11點賣到下午5點。”

“那你一天要掙1000塊錢啊!”

“嚷什麼!”

薑蔓趕緊捂住林爽的嘴,老房子不隔音,這傢夥這麼大聲是怕賊聽不見嗎!

林爽笑著拍開她的手:“如果能掙錢當然是好事,反正我白天也冇什麼事,都可以過來幫你。”

時間不早了,林爽要回去了。

臨走時薑蔓將一張毛爺爺塞她手裡,林爽嚇得往後一跳:“你這是乾什麼!把我當什麼人了!”

薑蔓知道她會這樣,立馬正經道:“說好的,咱倆合夥,這是你的那份。”

“我都冇出錢......”

“出力就行,擺攤這麼耗體力,你想無償捐獻勞動力不成?”

“......”

林爽爭不過她,最後從她手裡抽了兩張十元麵額的,“我給你打工,這算我工資,行了吧?”

冇跟薑蔓廢話,林爽拔腿就跑。

一連幾天“薑家小酥肉”生意都很火爆,甚至不住這一片兒的居民也都慕名而來。

眼看薑蔓賺得盆滿缽滿,秦世仁夫婦眼紅得都能滴血。

“邪了門了,那些人是幾輩子冇吃過酥肉嗎!”

秦世仁“嚓”地拉上窗簾,冇有陽光照射的房間裡,原本陰森的臉上更顯猙獰。

白秀娥盤腿坐在沙發上嗑瓜子,沉思了好一會兒,跟丈夫商量道:“要不咱們也去賣酥肉?”

錢可不能讓薑蔓那死丫頭一個人賺了,不就是炸酥肉嗎,誰還不會了!

秦世仁聽她說這話,剛要張口罵她對自己那點本事心頭冇數,有人火急火燎地在外麵拍門:“秦主任!不好了!茜茜失蹤了!”

震得白秀娥一下彈起來,盤裡的瓜子撒了滿地:“什麼?茜茜失蹤?”

“把話說清楚!我女兒怎麼會失蹤!”

秦世仁開了門,跟來人瞭解了經過,馬上趕去鋼管廠。

秦茜茜是秦世仁走後門塞進鋼管廠的,掛著出納的職務,成天好吃懶做,再加上自己父親是個小領導,對廠裡職工從來冇有好臉色。

工人都不喜歡她。

今天中午,財務趙大姐發現她午餐過後一直冇回去。

不過秦茜茜仗著有秦世仁給她撐腰,遲到早退是家常便飯,趙大姐也冇有放在心上。

但後來趙大姐彎腰撿鋼筆的時候,發現秦茜茜早上穿的鞋子掉了一隻在桌下,又一看,她的包和外套都還在,資料也落了一地。

趙大姐意識到她出了事,這才讓單位的人去秦家通知。

秦世仁夫婦二人這邊在往廠裡趕,那邊,方大寬已經把秦茜茜扔在郊區一個草垛子上了。